首页

不许没收我的人籍第一章 事已至此,还是先吃饭吧

窗户上贴着薄得接近透明的树叶,让晨间阳光柔和而温暖地透进室内。

整个房间都飘着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木头芬芳。

庭院里吹来的凉风轻柔地拍抚他的身体,他感觉身上一阵发寒,眼睛也不自觉睁开了。

吸引他注意力的不是这房间里充满现代风的欧式家具。

而是不远处的镜子上,倒映着一张好看的脸,清冷的翠绿色眼眸里又藏不住些许带有迷茫的困意。

就像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同时又显得人畜无害。

他抬手了自己的面庞。

而镜子中倒映着的黑发绿瞳少年做出了一模一样的动作。

“这里是……?”

兰奇喃喃道。

他似乎,穿越了。

镜中这熟悉的样子,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他们公司开发的新游戏《荆棘狮心》中的人物。

作为游戏主美的他原本正在公司组织同事一起给策划的妈上香,只感觉像大脑断开连结般的眼前一黑,再睁眼就是现在看到的一切了。

与此同时,大量的信息如潮般涌入脑海,他努力理解起现状。

随即,他的眉头越皱越深。

因为他并非……穿越到了什么潜力无限的英雄或十恶不赦的反派身上。

而是游戏一个外传剧情《塔莉娅的崛起》里光速扑街的龙套角色。

这位名为“兰奇”的少年除了长得好看,家里有钱,脑子不太好使,没什么别的特点!

由于游戏里的重要角色“塔莉娅”立绘被委派给了他,所以“塔莉娅”相关剧情里的所有人物也都由他绘制,包括“兰奇”。

万万没想到如今自己竟成了龙套兰奇……

还好。

自己本着职业神把兰奇画得非常帅。

他捂着下巴不禁思考了起来。

“话说这富家贵公子是为什么会扑街的来着……”

尽管他所属美术部,但姑且有玩这个游戏,也拿到过一些角色的人设文案。

很快,他就想起了——

有个家伙会盯上“兰奇富少”的命。

而那家伙,正是外传剧情的主角,也是游戏预定的后期大反派——魔族末裔公主塔莉娅。

在这个时间点,大魔族塔莉娅虽然尚未崛起,看上去只是一个落魄的流民少女,但实力已然高强。

为了能够在人类国度活下去,她一直在努力伪装着自己。

除非被逼急了才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戾和凶残本。

而外传剧情中。

“兰奇”便是第一位在塔莉娅流亡之后把她惹到怒气发的人类。

结仇的导火索,是“兰奇”把塔莉娅派去侦察情报的使魔黑暗信鸽当作猎物给打了。

当塔莉娅在两天后找到“兰奇”时。

尚未明白问题严重的贵公子非但没有道歉,还对看上去像乞丐一样的塔莉娅一顿疯狂嘲讽。

甚至扬言要把她的其他使魔也一起烤了,给她举办一场超级——的烧烤派对!

最终。

作死的“兰奇”求锤得锤,被塔莉娅秒了,了一大堆金币,并且夺走了他家族珍藏的古代遗物【悲悯诗篇】。

这些掠夺而来的财富,也成了塔莉娅的魔族复国道路上无比重要的启动资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活菩萨兰奇先生确实是塔莉娅的大贵人。

“我不要当塔莉娅的榜一大哥——!”

坐在床上,兰奇捂住脑袋,好像噩梦初醒一般。

冷静一点。

往好的想。

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糟糕。

既然自己知道“兰奇和塔莉娅的恩怨”,那么只要避免这一切就好了!

别惹怒这位魔族大佬,把她安稳地送出自家的领地,ok!

此时此刻,在这个崭新的世界里。

兰奇感到了久违的动力与心气!

一定是自己前世遵纪守法、行善积德的福报。

接下来,作为富少的美好人生开始了!

经济自由,再无加班!有钱有势,如此梦幻!

就在这时。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少爷,您已经醒了吗?你昨天让我早点叫醒您……”

似乎是听到了房内的动静,门外传来微弱的女声。

“醒啦。”

兰奇应答着,下床,刚踩到地上就差点被床脚的一堆酒瓶绊倒。

他愣了愣。

也对。

自从前身上个月刚满16岁成年后,就染上了酗酒的坏习惯。

因此近一个月的记忆总感觉有点断断续续的。

好像前身,还经常在醉酒后耍酒疯、做蠢事。

原剧情里的“兰奇招惹塔莉娅”,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醉了酒。

所以说酗酒害人呀。

兰奇一边感慨,一边换好衣服。

刚走出卧室。

他就注意到了站在门一旁瑟瑟发抖的女仆。

女仆似乎迫不得已完成恶少的任务,又害怕被吵醒的恶少大发雷霆责骂她。

“辛苦你了。”

兰奇语气平和地说道。

“诶?”

女仆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似乎在判断兰奇今天的心情状态。

随即她反应过来了,连忙对兰奇说道:

“老爷已经在餐厅等您了。”

兰奇点了点头。

他知道前身的父母都还健在,自己不是孤儿。

只是他们忙于经营商会事务,从近些年起几乎就对兰奇采取了放养策略。

就连这些天,父亲回到家里,在前身的记忆中,都算是难得的事情。

一边想着,兰奇一边走在了宅邸的过道上。

所有仆人都无一例外会畏缩,深深鞠躬,然后逃跑一般快步离开。

看来前身平日里没少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兰奇心里感叹道。

虽然没有太多喝醉时的记忆,但是前身似乎喝醉了还会变得躁乱摔东西,佣人们害怕也是必然的。

……

很快兰奇就来到了餐厅。

他看到,坐在长桌尽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也就是兰奇的父亲。

“你今天又迟到了。”

父亲没有斥责兰奇的意思,仅仅是陈述着某件事实。

“抱歉,以后我不会酗酒了。”

今后也没有自自弃的必要了。

兰奇很满意富少的生活。

他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

过得自在、平稳和安心。

“坐吧。”

明显大厅里的所有佣人都对兰奇的态度感到惊异。

而父亲在略微发愣之后还是点头回答道。

“好的。”

兰奇看着桌子上丰盛但不符合他对早餐的定义的食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不知为何。

他感觉有什么怪怪的。

随后,下意识地抬起头盯向了长桌中心的一道熟食。

——盘中放着的是一只外表金黄酥脆的烤鸽子。

它被均匀地涂上了一层香气四溢的调料,切好后仍呈现出完美的形态。

“这是……”

兰奇表情古怪,缓缓抬起手指着那只鸽子问道。

他越看越觉得有种迷之既视感。

父亲没有立即回应,远处的侍从也是满脸疑惑地看向了兰奇。

今天的兰奇在他们看来非常奇怪,总之就是很温和。

“是你昨天打回来的那只鸽子,佣人们按照你的要求把它做成了今天的早餐。”

父亲抬起头瞥了一眼兰奇,淡淡地说道,

“你昨晚喝得太醉了,又不记得了吗?”

兰奇:“¿”

昨天?

我打回来的鸽子?

一瞬间感到极度不对劲的兰奇,连忙把叉子伸向了他不认识的菜品,假装淡定。

哪怕此时盘中的烤鸽子已经面目全非。

但仔细观察它的形状和轮廓。

终于让兰奇无比确信,它就是大魔族塔莉娅的那只鸽子。

毕竟塔莉娅的使魔也是由他绘制的。

“你还好吗?”

兰奇的异常举止不可能瞒过父亲的眼睛。

“还好,酗酒的后遗症,喝酒害人呀。”

兰奇微笑着向父亲看了一眼,继续吃早餐。

瞥见塔莉娅使魔的惨样,兰奇只感觉如鲠在喉。

前身你是真初生啊……

把人家的使魔做成这幅样子。

然后还想那样嘲讽她一顿。

她不杀你枉为魔族君王!

兰奇也不禁思考,眼前这只外焦里嫩的鸽子还有救吗?

答案是没有。

那么自己现在该做的最合理的事情就很明确了。

应当彻底销毁罪证,以及振作起来,恢复好宿醉后的身体状态。

于是他终于伸出手,将鸽子腰拿起放进了嘴里,咬下一口富有盐味且吸收了油脂的酥脆烤,光是这样,美妙的滋味就在嘴里扩散开来。

心满意足。

等下再把骨头拿去喂狗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