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成暴君的早死小青梅后,全家火葬场了第一百七十章 小心思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长生认真的看着身侧的女子。

青茵不自然的别过头去移开视线。

“咳咳。”

“小姐说了,让我去给子姝姑娘选些出行要用的东西。”

“我先走了。”说完也不敢再看一眼长生,快速的走开了。

“哎……”长生不解的看着女子仓皇逃开的背影。

头几片树叶飘落在他的头上。

这下挡住了他的视线,长生无奈的看向周围的树木屋檐。

“看够了吗?”

“你们……”他心中郁闷极了。

几声低笑声传来,藏于暗处的苍影卫毫无顾忌的嘲笑着。

长生当即便气笑了,“你们一个个的的,连个心上人都没有,还有脸在这笑我。”

“就不该相信你们的鬼话,人都被吓跑了。”长生此刻无比后悔,本想着哄她开心,还可以请教了这几位兄弟,结果到头来,不仅毫无成效,还把人给吓跑了。

这话一出,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长生无奈的摇摇头。

江南局势渐稳,君子姝也即将前往西域。

风和日清。

“此去一定要多加小心。”君朝云担忧道。

“放心,很快就会回来的。”君子姝点点头。

“好,你之前可是说了还欠我一顿酒。”

“这句话倒是记得清楚。”

“记得常给我写信。”

“若是遇上了什么困难,也千万记住要来寻我。”

君朝云将手中的香囊递了过去,“这里有我去庙里求的平安符。”

“一定要随身带着。”

“我还给你准备了不少东西,就放在那边的马车里。”

“跟着商队也会安全一些。”君朝云看向那高高的白氏商号的标准。

“白氏商号一直都与西域有生意上的往来,你跟着他们,只要一路上小心一些,就不会有事。”

“嗯。”君子姝将香囊仔细的挂在腰间。

她掩了掩蒙面的白纱,“阿云,能结识你这个朋友,我很高兴。”君子姝认真道。

“我也是。”君朝云笑道。

原来抛开那些束缚他们的身份,她与君子姝那就应该会成为现在知心的朋友。

“珍重。”

君子姝上了马车,掀开车帘探出头来。

君朝云挥了挥手,目送女子的离开。

“小姐,子姝姑娘好像比以前开心多了。”

“是啊!”

君子姝曾经被高门宅院困住了太久,到了最后她不再是那个才华横溢,孤傲冷清的燕京第一美女。

在命运的捉弄下向前走向了死亡。

在所有人的心中,她是一等一的美人,是永安伯府的三小姐,是世子妃,却唯独不是她自己。

上天垂怜,给了她重新再来一次的机会。

在君子姝的心中,她还是想见识见识这人世间的美景,走遍万里路。

重新找到她的初心。

太子府内,君蓁蓁抚着皮,笑的得意。

如今,她怀上了皇室的骨,很快就会一飞冲天。

若是生下男孩,那就是太子长子。

君蓁蓁从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天起,便立誓要做这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

这些古代没有什么主见,只知道靠一副男人而活的高门女子,根本比不上她这个来自21世纪的新时代女。

要争就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位置。

只要她的孩子能够平安生下来,就能够牢牢的坐稳地位。

至于那个北堂月离,前世被他小心的登上了皇位。

与其讨好他,倒不如想办法将人除去。

只要等太子登基,她就有机会她的儿子上位。

“流朱,如今你的主子可还满意?”

“良娣做的很好,主子说了,此次功不可没。”

“还送来了这几个月的解药。”

“你主子还说什么了?”

“主子还说了,良娣如今,虽然已经怀上子嗣,但必须要防备他人对你腹中的孩子下手。”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这个孩子的。”

“这孩子虽然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你又是这孩子的生母,太子肯定会宠爱你。”

“你的地位自然你会涨船高。”

“但是你的身份的确是比不上太子妃。”

“主子说了,如果你能够平安生下孩子,还能将徐佳宁从太子妃的位置上拽下来。”

“那么解药自会奉上。”

“然后也不会亏待你。”流朱一五一十的将话转述给她听。

“当真?”君蓁蓁涌上欣喜之色。

“主子亲口所说,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做到。”流朱认真道。

“那你去告诉你主子,一定会让她满意。”君蓁蓁十分有自信。

“是。”

“一个徐佳宁,她整日里板着那一张死人脸,谁看了都嫌弃她晦气。”

“嫁给太子这么久,不想着好好的笼络太子的心,早日怀上孩子。”

“整日里就知道在她那院子里摆弄花花草草。”

“要不是太子看在徐家的面子上,怕是一次都不想去她的院子里。”

“不过也好,就她这个样子,我狗狗生气了就能对付她。”

“不过是仗着她的家世,踩在我的头上。”君蓁蓁的眼里划过一丝嫉恨。

她可和这些迂腐的古代女子不同。

在家族的安排下随意嫁给一个人,困在这后院当中为男人斗得你死我活。

不知道权利才是一个人最应该拥有的东西。

“太子呢?”

“外院说太子还在处理政事,还没有赶回来。”

“这段日子太子殿下对良娣格外上心,是极为重视你腹中的这个孩子的。”

这话说的君蓁蓁有难掩眸中的得意之色。

“记得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他要我做的,我肯定能做到。”

“但答应我的解药可千万别忘了。”

“是,良娣放心。”

“我也累了,你退下吧。”君蓁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是。”流朱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君蓁蓁抬眸看向流朱离开的背影,冷笑一声。

指尖死死的抓着软塌。

这种受制于人的日子她也快过够了。

她最恨的就是当初让流朱留在她的身边,本以为是一只听话的狗,却没想到却是个吃人的饿狼。

虽然在这太子府里锦衣玉食,但一言一行都有流朱盯着。

什么事成之后就给她解药,不过是哄她的手段罢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只会一脚把她踢开。

不管怎么样,她的命都不能放在这些人手里。

观察了这么久,她也隐隐感觉到这背后的人不简单。

在这些高门贵族之间安眼线,一看就是从很多年前开始布局。

那日见她的人却又是个女子,的确是瞧不出什么来路。

君蓁蓁不由地了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