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成暴君的早死小青梅后,全家火葬场了第一百七十二章 萧皇后

“这么多年来,李氏是一直叫我们母子俩踩在地上。”

“太子可是从来没有把你当过亲弟弟看待。”

“李纯如心狠手辣,他那个儿子也不是什么善茬。”

“这些年来,李氏一族在朝堂之上与其他的老臣们斗的那叫一个血雨腥风。”

“可民间对李氏嚣张跋扈的行径早已有所不满。”

“不过是这些年来李氏手中掌握了不少权利,李纯如和他那个哥哥又处处算计,坑害了多少为国为民的忠臣。”

“母妃,这些年来您受苦了。”北堂翼神色冷静。

“好孩子,这些都是为娘该做的。”

“这些年来母妃在李贵妃底下忍气吞声,就是为了能够让儿子在这个宫里平安长大。”

“儿臣若不是扮成痴痴傻傻的模样,恐怕早就成为了她眼里的眼中钉。”

“当年母妃怀上你的时候,不过是无意撞上盛怒的李纯如,她便拿着母妃出气,让母妃跪在紫辰宫外好几个时辰。”

“那天还下着大雨,你父皇来的时候,却也只是看了我一眼便移开了视线。”

“在那大殿之中哄着李纯如,后来我在那场雨里晕倒。”

“回去之后便早产了。”梅妃一想到那日的情形,就气得忍不住发抖。

“若不是咱们母子命大,我们早就去见了阎王。”

“母妃受苦了,李贵妃这些年来,在宫里嚣张跋扈,不知道在暗地里害了多少怀子的嫔妃,父皇独宠她一人,根本没有将其他人放在眼里。”

“不过是到了如今,发现李氏一族被他养大了野心,怕对他的皇位有所威胁,这才防备了起来。”

“可当年,他为了博得李贵妃的欢心,不知道做了多少昏聩的事。”

“也算是自作自受。”北堂翼冷冷道。

此刻的他完全不像平日里那样痴呆憨傻,而是恢复了理智。

“翼儿,你父皇的心里没有我们。”

“当初母妃能够将你平安生下,不过是因为母妃让太医透露消息,怀的是一位小公主。”

“李纯如又看母妃背后无依无靠,人又懦弱胆小,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反而是将手段用在了其他的妃嫔身上,这才勉强逃过了一劫。”

“当年她也是处处针对母妃,盛夏你好母妃的身体也越来越差。”

“若不是太医院的老太医你记得当年我为他求情的那点恩情。”

“悄悄的为母妃诊治,耗费了多少药材才将母妃救回来。”

“而你又因为早产而身体羸弱,不能像其他皇子一般习武,莫非当时也是怕你受欺负,才从小教导你要忍让,要装傻。”

“就是为了不让人注意到你。”

“这人啊,有时候太聪明,在这宫里也不是一件好事。”梅妃联系的了北堂翼的头。

“这段日子你做的很好。”

“聂父皇开始注意到你们,其实是想再找一个太子合适的人选。”

“你不出这个头,让其他的皇子争去。”

“受了这些委屈也是值当的。”

“李氏为了他的儿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要是被她盯上了,母妃不知道该怎么护住你。”

“母妃,儿臣当然明白您的苦心。”

“皇兄们为了讨父皇欢心,每天争的都头破血流。”

“倒不如暗中蛰伏,坐收渔翁之利。”

“母妃和那个人合作,也是无奈之举。”

“不然拿什么来护住你?”

“可那个人贪得无厌,儿臣只是害怕,若是那个人他利用完母妃后对我们赶尽杀绝。”

“儿臣年少,根本没有能力与之抗衡。”北堂翼一想到那个男人,就觉得不寒而栗。

“他辛辛苦苦算计了那么多年,绝对不容许失败。”

“母妃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

“到了那时,他一定会将我们灭口。”

梅妃神色担忧,“你放心,母妃一定会保护好你?”

“被那个人缠上,无非是与虎谋皮,你父皇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

“燕京恐怕也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乱。”

“必须要做好准备,若是他成功,咱们母子二人该如何保住命。”

“若是他不成功,也要讲我们自己摘的净净。”

“母妃的意思是说将那些事都推到李氏的头上。”

“不错。”

“既然李纯如早就起了异心,对你父皇下手,不过是早晚的事。”

“而我们只要找到机会,让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李氏。”

“就能够安全的脱身。”

“那他呢?”北堂翼还是有些不放心。

“确实,最难办的反而是那个人。”

“若是真让他登上了那个位置,恐怕我们母子的死期也就到了。”

“这些年来,母妃在宫中帮他打探了多少李氏的消息。”

“这些都会成为他以后的把柄。”

“却不可能容得下我们母子。”

“所以必须要找到一个人将他压制下去。”

“而且要让他不敢轻易出手。”

“最好是断绝了他登上哪个位置的的路,咱们母子才有机会将他扳倒。”

“莫非不想让儿臣去争那个位子吗?”

“母妃当然想过,可是自古以来,帝王之路都是腥风血雨。”

“踩着万千尸首登上去的。”

“咱们背后并没有任何人相助,你年岁尚小,真的要去占那个位置身边全都是危机。”

“一不小心都丢了命。”

“你如今也懂事了,母妃告诉你这些是不想你随意选择一条路。”

“当年那个人找到我们母子二人时,你不过五岁。”

“如果不与他合作的话,就会被这皇宫里的人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只有将自己的把柄摆到他的面前,才能够获得一线生机。”

“况且,李氏当年风头正盛,连萧皇后都没有放在眼里过,萧皇后亡故后更是一手遮天。”

“宫中人人自危。”

“莫非也只能选择一条保命路。”

“不过现在倒是有了机会,可以摆脱这一切。”

“李氏一族现在渐渐没落,母妃了解李纯如,她已经坐不住了。”

“一旦她有所行动就会被那个人找到机会。”

“李氏一除,他要对付的就是北堂月离。”

“他本就是最应该登上那个位置最佳的人选。”

“皇后嫡子。”

“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些事,哪轮得上李纯如在那里作威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