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夫人她梦醒获预知,顾总请小心第三十九章 可你从前,不是这样

“三十万?你是在开玩笑吗?”

就在陆婉凝烦不胜烦的时候,突然有一道清澈的嗓音传来。

紧接着,是一身白色西服的顾乾锦,含笑走来:“哥,她没有眼光也就罢了,怎么你也觉得,这套礼服不值八百万?”

“不过巧了,我的专业与设计相关,对服装设计也略有涉猎,我正巧认得这件礼服。”

“这是vision品牌的当季新品,官网标价110万欧元,按现在的汇率折合人民币至少也要850万。”

陆婉凝听着顾乾锦侃侃而谈,尽管原本对他也并没有好感,此刻却还是心情舒缓了些。

以她倔强的格,断然是不屑于解释这些的。

而顾乾锦就仿佛她的嘴替,帮她把她没说出口的都说了。

而她只需要淡淡应和一句:“他说得没错。”

陆婉凝目光扫过白玉瑶,最后又瞥了眼顾淮墨:“如果没有疑问的话,麻烦先让我去换衣服。”

顾淮墨见她显然是误会了他话中用意,一时间欲言又止,却又不得不松开了手。

他几乎已经想到了应该脱下自己的外套,递给陆婉凝。

可不知为何,看着陆婉凝脆离开的身影,他竟然有一种,自己不够资格的错觉。

于是他只能在陆婉凝走后,沉声看向白玉瑶:“这笔钱我不会替你出。”

“如果赔不起,就让白家出。”说这话时,他看向了白英。

其中意味很明显,是要让白英把这件事情告诉白家的意思。

白玉瑶顿时脸色一白。

但此刻没有人去管她,包括白英。

陆婉凝做事向来都会以防万一,因此她除了身上这件,还带有其他礼服。

只是在她去换礼服的路上,身边又黏了一块牛皮糖。

顾乾锦在她面前,一改刚刚的气势,像只乖巧的小动物:“姐姐,我刚刚表现不错吧?”

“他们那些人有眼无珠,竟然看不出姐姐身上礼服的价值……但要我说,即便真的只是2万欧的礼服,有幸穿到姐姐身上,也应该升值十倍!”

陆婉凝面对他的无脑吹捧,不由失笑:“……你这些话,用来追女孩子应该很好用。”

“真的吗?”顾乾锦目光亮了一瞬,而后突然向她靠近了些许,原本清澈的嗓音被他压低放软,“那,姐姐……对你也好用吗?”

陆婉凝于是再一次感受到,原来‘蛊惑’这个词也可以用在男人身上。

只可惜,她的心现在无心情爱。

她伸手点在顾乾锦的肩膀上,稍稍用力,将他推远了些。

而后话语毫不留情:“对我,这招没用。”

“……这样啊。”顾乾锦顿时看起来很是失落。

陆婉凝一边觉得他是演的,一边又不由觉得,她真该死。

面对这么清纯可爱的弟弟,她怎么就能说出这么狠心的话呢?

陆婉凝叹了口气,最终斟酌着说:“顾乾锦,我想我得提醒你,至少目前,我还没和顾淮墨离婚。”

她不知道顾乾锦为什么认出她后就一直黏着她,也不觉得自己当年那短暂的几次碰面,能真的让顾乾锦念念不忘。

她更倾向于,顾乾锦只是因为这期奇妙的巧合,而对她短暂地产生了兴趣。

抑或者,是因为和顾淮墨天然对立的立场,而故意接近她。

但不论是哪种,她都不可能去回应。

顾乾锦却并不气馁,反而因为她的解释,再次面带笑容:“我知道的,姐姐。”

陆婉凝于是知道,自己的话显然他是听不进去的。

她叹口气,不再多说,找到休息室后,反手关门,将顾乾锦隔绝在门外。

等她再出来时,门口已经没有了顾乾锦,但当陆婉凝想起来宋义成提到的天台,准备去吹吹风时,却转而碰到了沉着一张脸的顾淮墨。

看他这阴沉的面色,陆婉凝险些以为他是专门在这里等着,来找她麻烦的。

结果他开口却是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刚刚是想要帮你。”

陆婉凝反应了半天,才终于脑袋转过弯来:“顾总……你这是在跟我解释吗?”

顾淮墨不置可否。

陆婉凝却觉得,最近的顾淮墨越来越奇怪了。

他有时候,正常地让她竟然觉得,他有点不正常了……

“但我说的也都是我的真心话。”陆婉凝念及自己刚刚的迁怒,此刻尽量平稳语调地解释了句,“白玉瑶就算跟我道歉,也不会走心,只会因此更加恨我。”

“所以我的确不在乎她道不道歉……但礼服白家还是要赔的。”

顾淮墨闻言语气坚定:“会赔的。”

陆婉凝并不知道他已经交代了白英,只是想想,白玉瑶向来是打肿脸也要充分胖子。

顾淮墨都开口了,她不相配也得赔,她赔不起,白家也赔得起。

因此,陆婉凝倒是不担心这钱她拿不到:“嗯,我知道。”

她随口应付着顾淮墨,转而说:“麻烦顾总让一让,你挡到我路了。”

于是,刚刚还觉得自己和陆婉凝之间气氛好转的顾淮墨,转瞬就表情一僵。

顾淮墨脸上表情变幻莫测,最终沉声问她:“……你还准备闹多久?”

陆婉凝在此刻,竟然有一种,‘熟悉的顾淮墨终于回来了’的错觉。

她刚刚对顾淮墨好转一点的态度,瞬间又降回冰点:“顾总,有些话我实在是不想说第二遍。”

“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们。”陆婉凝想到白玉瑶和顾淮墨也有亲缘关系,于是说,“我有时候很怀疑,你们家的基因里,是不是有一组显基因,叫‘自大’。”

顾淮墨听了她的话,脸色愈来愈黑,但最终困惑又似乎占据了主导。

“……可你从前,不是这样。”顾淮墨似乎绞尽脑,也没想明白,陆婉凝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

但从陆婉凝的双眼中,他又的确看到了确切的怅惘。

她轻轻叹一口气,目光和语气难得柔和些许。

“但那是从前了。”陆婉凝声音很轻,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回应顾淮墨。

她其实还是无法全然释怀的。

可偏偏,她的爱与恨,都不够彻底,于是,既不能够为爱沉沦,也不能够纯粹地恨他。

她只是时而痛心,时而动摇,却又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忘了梦中的结局。

全民藏宝图,只有第374章五千年!一浩劫!人道大圣第两千一百一十章喂养星辰树抗战:卖身当兵,第36章硝烟弥漫,战争再次来木叶:这个宇智波第138章永恒眼状态的宇智波我以狐仙镇百鬼第2090章手下留人普罗之主第二百九十一章捉贼捉赃纵横天下从铁布衫新书已发,求支持!报告王爷!王妃手第219章暗夜,狭路相逢一人:曹魏英魂,第一百七十二章启动的封存计划军官糙,媳妇俏,第174章是敌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