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离婚后,陆总只对她服软第596章 何其有幸

半年后,沈苏沫的身体已经彻底痊愈,康复出院了。

她出院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陆纪淮协议离婚。

陆纪淮自然是不同意的,但是却扛不住陆司聿和陆家二老给的压力,最后只能妥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安韵和温星妍的案子也开庭了。

安韵涉嫌故意杀人罪,情节严重,二审依旧被判死刑,法院判决三天以后执行。

宋秋娴涉嫌绑架罪,被判五年。

顾晏森和许梦笙已经环游世界五个月了,两人匆匆回国。

因为,明天就是陆司聿和江暖的婚礼了。

婚礼前的那段时间,江暖一直住在安家,陆司聿每天都去安家蹭饭,但是每晚都被林舒语赶回檀宫。

林舒语说了,新郎新娘结婚以前不能见面,这不吉利。

翌日,婚礼现场热闹非凡。

宴会厅是陆司聿亲自设计的。

施工过程耗时半年,经过多次的细节修改,才搭建出来的。

婚庆的主题是非常大气磅礴的中式风格,名为月下长安。

欢乐的音乐声缓缓响起。

江暖挽着安修远的胳膊,一身华丽的凤冠霞帔,亮相在众人的眼中。

安修远送江暖走到陆司聿的身旁,郑重其事的将江暖的手交到陆司聿的手上,并且握了握两人的手。

“阿聿,我今天就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给你了,既然牵了手,那你们俩这辈子都要风雨同舟,岁岁年年一起走。”

安修远说完,不禁有些泪目。

台下的林舒语也感动不已,偷偷地地抹着眼泪。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永远都对暖暖好,一生一世只爱她一个。”陆司聿牵起江暖的手,放在自己的上吻了一下。

宾客们顿时沸腾了起来,欢呼声不止。

两人走上舞台,司仪在一旁热情的主持着。

大屏幕上播放着江暖和陆司聿的日常碎片,惹的众人羡慕不已。

“我们的新郎今早悄悄地告诉我,为了背诵婚礼誓词,他昨晚一夜没睡,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听看新郎想对我们美丽的新娘说些什么。”司仪道。

陆司聿拿起话筒,目光深情款款的与江暖对视。

“此时此刻我站在台上,有那么一点点紧张,暖暖,我昨晚背诵了一夜的誓词,写了好长好长的一篇誓词,但是刚才,在舞台尽头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我全忘光了。”

“我只知道,我的老婆真的好漂亮,比天仙还要美。”

“从三年前你闯入我的生活开始,一切都变了,是你治愈了我所有的悲伤,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耐心的陪着我,安慰我,我们一起经历了好多,有过欢乐,也有过遗憾和痛苦。”

“但是好在现在美好的日子正在朝着我们走来,所有的磨难过已经过去了,我们接下来的每一天,都会阳光灿烂,越来越好。”

“你就像是一缕阳光照进我平淡的生活里,你不知道,你出现后,改变了我好多的习惯,谢谢你包容我所有的坏脾气。”

“从今天起,换我包容你,我始终觉得,我们之间最难得的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携手共进的决心,而是我们在审视婚姻最无趣的那部分之后,仍然坚定不移的选择彼此。”

“暖暖,你知道我有多爱你,时间会替我证明我对你的真心。”

陆司聿漆黑的墨眸深邃似海,嗓音低沉缓慢,一字一句的对着江暖说。

他所说的,都是他临场发挥的婚礼誓词,可却是他的真心话。

舞台上柔和的灯光照在男人的俊脸上,他的眼神清澈而又深情。

“能遇见你,何其有幸。”

陆司聿说完,江暖微怔了几秒,璀璨的眼眸跌进了对面那双缱绻情深的墨眸。

两人又对视了几秒。

江暖微笑着勾起红,声线很温柔。

“阿聿……”

江暖的头脑一片空白,眼角的余光扫过台下的宾客们,竟然没出息的紧张了起来。

陆司聿看出了江暖的微表情,薄止不住的上扬着。

“暖暖,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陪我看遍这世间的大好河山,万里星河吗?”

江暖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点头。

“我愿意!”

“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面露喜悦,亢奋的说道。

陆芊芊身穿伴娘服,手持两个雕花的檀木戒指盒走了过来。

两人的对戒不是常见的钻戒,而是一对镶嵌着钻石的黄金戒指。

这对戒指名为“琴瑟和鸣”,内侧有镂空的龙凤呈祥的图案,结合了中式风格与西式浪漫。

两人为彼此戴上戒指后,不等司仪说,陆司聿就已经搂过江暖的腰,低头吻上她的红。

婚礼在欢声笑语中落下帷幕。

回到檀宫,江暖已经彻底累瘫,一动不动的躺在沙发上。

她不禁在心底感慨,结婚真是一件体力活,从早忙到晚,直到现在才停下来。

本来还有个闹洞房的仪式,但陆司聿看江暖的脸色有些疲倦,就临时取消掉了。

什么都没有他的暖暖重要。

“小傻瓜,累坏了吧,我抱你去洗澡。”语毕,陆司聿弯腰抱起了江暖。

“好。”江暖眯着眼睛,困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

要不是陆司聿说要抱她去洗澡,她都想就这么睡在沙发上,一觉到天亮。

浴缸里早就放好了热,雾气氤氲。

陆司聿在浴球上挤了点沐浴露,正准备帮江暖搓澡,却被她按住了大掌。

“等下别搓我子。”江暖清醒了不少,眼睫轻扇,娇羞一笑。

“你不说我也不会用力搓,放心。”

陆司聿抬起空着的那只左手,在江暖的鼻尖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不是那个意思。”江暖皱了下眉。

陆司聿迟疑了片刻,脑海中有个疯狂的想法一闪而过。

良久,他咽了咽嗓才道,“暖暖,你该不会怀孕了吧?”

江暖轻声的应道,“嗯,前两天刚测出来,还没去医院检查过。”

“怎么不早告诉我?”陆司聿丢掉了手中的浴球,高兴地抱住了江暖。

“你不知道,我为了给你一个惊喜,特地忍着不说的,怎么样,高不高兴?”

陆司聿激动地点着头,“高兴,太高兴了。”

那个失去的孩子,现在以另一种方式回到了他们的身边。

江暖靠在陆司聿的怀中,感受着他熟悉的体温。

她一如既往的贪恋他的怀抱,心底的甜蜜更是难以言表。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遇到好多的人,惊艳了时光的恋人,匆匆而过的路人……

江暖很幸运,因为她爱的和嫁的都是同一个人。

他们兜兜转转,久别重逢。

岁月漫长,陆总和暖暖的故事还会在平行时空里继续上演。

他们遇见的刚刚好,从此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正文完。

「嗨,宝贝们,谢谢一路追到这里的你们。

今天要正式跟大家说再见啦!

陆司聿:祝大家发财,一生顺遂。

江暖:祝大家勇敢做自己。

陆司聿:下面有请作者亲妈说两句。

许执执:祝大家独立,自由,健健康康,早日找到那个只愿意对你服软的人!我们有缘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