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武:我以仙法护华夏第七百八十五章耳光

事实上,如果林川元今日不出现,达崇辉还真就痛下杀手,要以雷霆之势灭掉王烬了。

反正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算是他杀了王烬,谁有证据证明是他达崇辉动的手?

只可惜,林川元的出现,让达崇辉明白,事已经是不可为,想杀死王烬已经是不可能了。

“行了,既然你没事,这就算了。”

林川元上下打量了王烬一眼,无奈摇摇头。

王烬是他颇为看重的少年天才,不,应该说,王烬是如今军部所有人都看重的少年天才。

只可惜,看重,并不等于就要保有善意。

因为王烬已经近乎是明牌站在司空天雄武圣一方,不少武圣,对于王烬,其实是持有一种仇恨态度的。

林川元身为四大镇压使之一,却是四大镇压使之中,唯一一个鼎力支持司空天雄武圣之人。

因着这两方面的原因,他才会在感知到那达崇辉出现在川东省境内之后,第一时间便朝着这里赶来。

“可惜了,小江那小子,非要跟着他师傅去参军,不然的话,也轮不到他达崇辉在这川东省动手动脚的。”他叹了一口气,不免有些可惜。

“林镇压使,那达崇辉,似乎和白头鹰国私下有某种串联……”

王烬沉吟一下,开口说道,从先前达崇辉那般反常的表现,若是王烬还猜不出来达崇辉和白头鹰国之间存在某种私下的串联,那他简直就是傻子了。

“此事,我知道了。”林川元点点头,却道:“这件事情,不要再向任何人提起。”

嗯?

王烬闻言,却是微微有些诧异。

听林川元这话的意思,就是不打算追究达崇辉与白头鹰国私下串联的事情了?

通敌这一条,无论是放在哪朝哪代,那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们明明得知了那达崇辉通敌,却仍旧不为所动?”瞧得王烬脸上闪过的疑惑,林川元叹息一声,道:“至清则无鱼,事实上,军部之中,有不少人都和白头鹰国有着私下的联系。这一点,是无法阻拦的。当今时代,异兽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而国与国之间,并非是不死不休的敌人关系。”

“更何况,我们和白头鹰国之间,彼此之间,也是对抗异兽的盟友,对方的人想要渗透我们,我们又何尝不想渗透到对方中去?”

“因此,武圣大人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触碰到底线,都不会特别追究。”

“我知道你小子心底肯定会有怨气,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他拍了拍王烬的肩膀,宽慰道。

“我知道了。”王烬点点头。

“不过,你也不必担心,你马上要去被发配到边疆,这期间,你的家人,还有你创办的薪火公司,我都会暗中替你照看着,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林川元说着,又是叹了一口气。

王烬恐怕还以为,将他发配到边疆的决定,是那储阳武圣一人所为。

然而实际上,这其中,又如何会没有司空天雄武圣的默许?

毕竟,如今的军部,他才是真正的老大。

林川元当然也明白,司空天雄武圣此举,无非就是想要磨炼一下这个罕见的少年天才罢了。

但是,就算是磨炼,也要有个度才是。

边疆那是什么地方?那是武圣大人都不敢保证自己安全的地方。

这种地方,拿来磨炼一个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不是在胡闹吗?

尽管心中对司空天雄武圣的决定极为不解,但作为下属,林川元也是根本无可奈何,只能够听令行事。

他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在王烬离开的这段时间之中,保护好王烬所顾虑的东西。

“边疆,危险重重,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提。”

摇摇头,林川元最后看了王烬一眼,旋即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在风中飘散的话:“希望你能够从边疆活着回来。”

王烬看着林川元迅速远去的背影,也转身离开了这遍地狼藉之地。

边疆,对于别人而言,或许是龙潭虎,十死无生之地。

但是,王烬却是有着自信。

不说别的,就说那源源不断地异兽潮,他有生死道则在手,再加上无量之海,根本无惧。

异兽想要靠着数量来淹没他,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而没有异兽潮的威胁,除非是九级异兽出现,否则的话,王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因此,对于边疆一行,他的确是没有太多的担忧。

只是……

“既然老林你开口了,那我若是不找你帮忙,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来。

以王烬的速度,不多时便从郊区离开,来到了城市之中,拦了一辆出租车。

再有一天,他就要离开了,在这之前,自然是要多陪陪家人。

期间,小胖子还打来了电话,他虽然不知道王烬为什么会在半路上下车,但是他不笨,也大概能够猜到,或许是有什么事情。

王烬随口应付了几句,自然是没有把自己刚刚才和一名镇压使交手过的事情告诉他。

挂断电话,王烬抬头看着面前熟悉的地方。

天海饭庄。

“敢对我动手……收拾不了大的,收拾小的,还是没问题的。”

他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没错,在回家之前,他还有一件事情要处理。

此时此刻,天海饭庄之中的气氛似乎正是热烈之时,王烬站在门口,能够清楚地听到饭庄之中有着推杯换盏的声音传出,还有不时响起的笑声。

“看来,我在打生打死的时候,这个始作俑者,倒是喝的正开心啊……”王烬面色愈发冰冷。

“先生,这里已经被包场了,你不是宾客,还请离开。”

站在门口的门童,对王烬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前后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他清楚记得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不久之前竟然是强行闯入到天海饭庄之中,找指挥使大人要债,将指挥使闹了个不痛快。

此刻看到王烬竟然是又出现在了天海饭庄之外,立刻上前尽心尽力地阻拦。

“请离开,先生,不然的话,我就要叫保安了。”他还保持着客气的语气,然而声音已经是有些带着警告的意味了。

“放心,我不闹事,我等人。”

王烬微笑朝门童道。

“不好意思先生,您所站的地方,是我们天海饭庄之前,请问您是不是会员?”

那门童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着王烬,眼底闪过一抹轻蔑。

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比自己还小。

方才还不顾礼节地冲进去,找指挥使大人要账。

再看这一身廉价的穿着,这绝对是个乡下来的愣头青!

他能有什么钱成为我们天海饭庄的会员?要知道,天海饭庄的会员,可是要至少在这里消费一万元以上才有资格的!

“会员吗?等一下啊。”

闻言,王烬却是先沉思了一下,旋即掏出手机,走到一旁,对着手机说了些什么。

那门童冷笑着看着王烬走到一旁打电话,心中暗道一句:没钱就没钱,装什么大尾巴狼,还假装去打电话。

怎么?打个电话,你就能够成为我们天海饭庄的会员了?

他冷笑着看着那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家伙的表演,不多时之后,那个年轻人拿着手机走了回来。

“好了,我应该是有资格站在这里了。”

王烬的脸上带着微笑,对门童说道。

“请问你是会员吗?”门童鄙夷道。

“不是。”王烬摇头。

那门童刚要说话,便听到王烬继续道:“但是我把你们的天海饭庄买下来了。”

那门童还未说出的话卡在了嗓子里,旋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到几乎喘不上气来。

“买下我们天海饭庄?你是没睡醒吗?在做梦么?”

门童笑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开什么玩笑,川东省最豪华的饭店之一,无数达官贵人想要来这里用餐都要预约,能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给买下来?

王烬就这么静静看着面前这门童大笑。

“好了,笑话说完了,你赶紧滚,再不滚,我就要叫保安了。”那门童好不容易止住笑声,对王烬喝道。

而就在这时,那天海饭庄之中,一个身穿礼服之人急匆匆走了出来。

“主管!”

见到那从天海饭庄之中走出来的人,那门童立马收起脸上的表情,恭敬朝那人喊了一声。

然而,那主管却并没有理会那门童,视线扫视一圈之后,落在王烬的身上,旋即脸上便绽放出来灿烂无比的笑容。

“哎呀,您就是王总吧?我也是才收到天海饭庄易主的消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门童一脸愕然地看着主管,带着满脸的殷勤,双手握住王烬的手,毕恭毕敬,脸上的笑容绽放得宛如菊花。

不是……我是喝多了还是根本没睡醒?

这小子真的把天海饭庄买下来了?

门童心中的不敢相信几乎要将他给淹没。

明明是比自己还小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忽然之间成为自己的老板?

原来他刚才轻描淡写地说的把天海饭庄买下来的事情,不是在吹牛?

他看着那年轻人不卑不亢地与那平日里对自己颐气指使的主管握手。

旋即,看到那年轻人抬眼,走向天海饭庄的门口。

门口处,一群西装革履之人正缓步走出来,显然是饭局已经结束。

而那个小子,就那么走到最前方那人面前。

抬手,挥手。

啪!

响亮至极的耳光响起的一瞬间。

那门童心中的震惊、不可思议,已经是攀升到了此生的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