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们修仙,我种田第七百四十章 魂虫菌、邪修大礼

既然有办法规避这六品邪异灵植带来的风险,陆玄自然不会错过此等高阶灵种。

他轻轻将怪异枝放回摊位,抬头望向黑雾里的神秘存在。

“道友,这枚灵种我有购得之意,你开个价吧。”

翻涌不休的黑雾停顿一刹那,似乎在思索给出一个什么价为好。

紧接着,那道嘶哑声音传入陆玄耳中。

“八万灵石。”

“道友这就有些不够厚道了。”

陆玄虽为现在身家雄厚,可秉着能省则省的想法,开始讨价还价。

“这是六品灵种不假,但以道友的实力与眼界,都无法知晓灵种的品种来历,我一个结丹前期的小修士,那就更不可能了解了。”

“在一切未知的前提下,培育这六品灵种就要承担不小风险。”

“你来开价。”

陆玄暗自摇头,心中觉得此种行为极为荒诞。

陆玄将六百中品灵石送至黑雾面前,带着怪异枝满意离开。

他最后以每枚一万八千下品灵石的价格购得那三枚魂虫菌灵种。

陆玄直接砍了一小半。

“低了。”

“果然,钓鱼佬的世界不是我等普通灵植师所能想象。”

“照我看来,大概值五万下品灵石。”

逛遍整个鬼市,他最后又在一名结丹中期修士的摊位上找到三枚五品灵种。

【常被用来当做垂钓妖魔的诱饵,有擅长此道的元婴大能为了获得某些特殊品种妖魔,用魂虫菌炼制成鱼饵,进入虚空垂钓域外天魔。】

……

陆玄也偷偷得到这一古怪灵植的详细信息。

“五品灵植作为鱼饵,还去垂钓妖魔……”

【鱼饵是我,你是垂钓之人,还是被钓者?】

“五万一?”

“此外,这灵种一看就极为邪异,种植过程中或许会对灵植师造成伤害,这种情况下,那么高的价格就不太合适了。”

陆玄侃侃而谈。

据那修士所言,甚至经常有元婴真君以魂虫菌为饵,进入虚空中垂钓域外妖魔。

几番讨价还价后,最终这枚香枝灵种以六万灵石的价格成交。

【魂虫菌,五品灵植,形态怪异,以妖魔血培育而成,成熟后对于各种妖魔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能引来一定范围内的妖魔。】

灵种名为魂虫菌,培育成熟后处于半虫半菌状态,对于妖魔有着莫大吸引力。

“没想到此次过来酆渊星洞有着如此大的收获。”

陆玄将整個鬼市逛了一遍后,心中无比满足。

此次鬼市一行,他收获颇丰,六品的香枝,五品的魂虫菌,以及五品邪物血泉蚌母。

另外,还有那件有着无数阴魂的万魂幡,数件对他培育邪异灵植有着不小帮助的邪道法器。

“除了这些外,等下估计还有要送上门的。”

陆玄悄悄瞥了一眼手心,一颗灰白眼瞳从裂缝里钻出,将周围景象呈现在他面前。

他一路观察,注意到有几人出现在自己周围的次数不少。

“结丹前期修为……加上有心算无心,稳了稳了。”

“送上来的上等血岂有不要的道理?”

陆玄似笑非笑,收敛气息,从鬼市离开,前往酆渊星洞第五层。

第五层通道。

两名修士从浓郁阴气中飞速掠出。

“人到哪里去了?速度还挺快的。”

其中一名老妪向身旁另一人传音道。

“有我那厉鬼盯着,应该跑不了多远。”

另外一人手中出现一张恶鬼符箓,一缕青气萦绕在符箓上,向他指示着恶鬼所在的位置。

“也对,你这老鬼通驭鬼之术,擅长追踪,被你跟上,很难逃脱。”

那名容貌丑陋的老妪阴笑道。

两人在鬼市时偶然发现一名散修,结丹前期修为,买下珍稀宝物时,掏出一堆中品灵石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样子身家极为阔绰,顿时心生贪念,便有了半路截杀的举动。

“那小子也不知道什么来历,修为一般,身家倒挺雄厚,敢在鬼市里招摇,也就不怪我们两个盯上他了。”

老妪向旁边形如厉鬼的同伴传音道。

两人不但在鬼市里摆摊卖货,还偶尔做一些劫掠夺宝之事,一旦发现有肥羊,就立刻化身劫修,一票大的。

同伴驭使的鬼物神通广大,诡秘莫测,极难察觉,几次劫杀都说得上极为顺利。

“还是小心点为好。”

厉鬼修士死死盯着手中恶鬼符箓,传音提醒老妪。

“嗯?好像有些不对劲。”

厉鬼修士轻咦一声,符箓上面的恶鬼图案,好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两位道友是在找这个吗?”

就在这时,一道清朗声音传入两人耳畔,声音温和,落在两人耳中却如同晴空霹雳一般。

循声望去,只见前方浓郁阴气中,缓缓出现一名气质阴鸷青年。

青年手中抓住一头青黑小鬼,小鬼身上缠绕着一张清气细网。

将两人望来,细网不断收缩,那个青黑小鬼身上涌出缕缕黑烟,狰狞五官不断变化,看得出极为痛苦。

“不好!”

两人齐呼出声。

……

“很好!”

几个呼吸后,陆玄从两具尸骸里取出两个储物袋,顺道掰下一条大腰丢给旁边大丸。

感受着结丹修士血里面传来的旺盛生机,大丸兴奋得一蹦三尺高。

端粉白眼瞳微微转动,大腰顿时化为漫天血雾,被它一口吸入腹中。

“酆渊星洞的邪修可真大方,给我这个新人送来如此大礼。”

陆玄不禁感慨道。

他在鬼市里就发现有人盯上自己,刚一出来时,甚至有一行踪诡秘的小鬼紧随其后。

若不是有虚空魇目,他自己又修炼有破妄瞳术,那很可能察觉不到小鬼的存在。

在确认两人对自己无法构成威胁后,陆玄索将计就计,将两人带到第五层。

第五层没有天星洞修士驻扎值守,管理相对松懈,正适合杀人夺宝。

两人本就比他低了一个境界,在他《鬼恸异图》、镇狱金刚像以及法宝孔雀明王剑,克制妖魔邪祟的《玄天清微妙法》接连不绝的攻击下,几个照面就死在陆玄手上。

“如此大礼,可不能辜负。”

陆玄施展拘魂秘术,将两人魂魄拘住。

两名邪修魂魄望着自己身被吃光,宝物被拿光,纷纷露出怨毒之色。

刚想说什么,两道魂魄就被一盏怪异灯笼给吸光,不留丝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