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局给秦始皇直播秦二世而亡第一百一十三章 打还是不打?

[之前政哥确实是直接将百越服的,可现在要还是这样做会不会不利于民心所向?]

[政哥现在毕竟还要统一全球,五十万大军总是放在南边守着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

正要将突击步给赵佗送过去时,始皇帝恰好听到了顾小西心里的胡思乱想。

这让他当场愣住。

民心?

这女子为何会突然提起民心?

百姓难道不应该用严酷的刑法规划约束就行了吗?

让他们听从律法便是最重要的,这“民心”又是何意?

始皇帝这时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虽然不知道顾小西究竟在担心什么,但她毕竟是从后世而来。

始皇帝不得不承认,在有些方面,这女子懂得确实比他多。

眼下,他还是打算暂时先搞清楚这女子所说的是何事,再做打算也不迟。

至于西瓯,还是先交给赵佗吧。

“赵佗,西瓯一事不必太过担心,若是西瓯君仍不服,随时禀报于朕。”

要是西瓯给脸不要脸仍然不服,那他可就要将他们打服了。

译吁宋和桀骏二人被单独看押在一个营帐内,条件不差,起码也有副将级别的待遇了。

他们被允许走出营帐,但不能离开营帐一丈远。

允许去解手,但必须有两个士兵跟在身后时刻看管着。

译吁宋走出营帐,以透风为由在帐外站了半个时辰,面色了然地走进帐内,好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事情。

“大王,您怎么这么高兴?难不成是赵佗快咽气了?!”

桀骏说这句话的时候语调都是上扬的。

不过译吁宋并没有接他的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对桀骏道:“我想明白了,今日我们就去找赵佗投降,同意签下那一份契约。”

“什么?!!大王你说什么?!!”

桀骏瞬间瞪大了双眼,双手张开仿佛下一瞬就要用力摇晃着译吁宋的双肩质问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

“桀骏,你先别急。”

译吁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先给桀骏说好让他不要一惊一乍,这才将人拉着做到卧榻上悄声道:

“赵佗中毒一事我总觉得有蹊跷,若是他当真死于蛇毒,你我恐怕也无法活着走出秦军的大营。倒不如先假意投降,答应赵佗的要求,带着三万弟兄们回到山上种地。

若赵佗今夜当真死了,到时候重整军队再次杀回来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若是赵佗没死,我们也可以先假意投降,养蓄锐,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发兵攻打秦军。”

桀骏听到这计谋,实在忍不住想要拍手叫好。

但碍于方才译吁宋的叮嘱,眼下只是张大了嘴巴,竟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好!我这就随大王一起去假意投降。”

“你说译吁宋答应了归还粮草一事?”

赵佗这边才挂断和始皇帝的连麦,就听到帐外有人进来传报。

这同样也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之前还是铁骨铮铮的西瓯君,怎么就突然改变了注意呢?

赵佗在原地来回踱步,两个来回后,他命人将帐外的译吁宋和桀骏请到帐内。

原本他还打算明日一早给桀骏二人来一个“惊喜”,但他们二人若是现在就打算签署条约离开的话,那他的戏岂不是白演了?

赵佗将那张已经被桀骏二人来回丢弃几次的布帛又重新放到了桌案上,铺整齐。

他也坐在桌案后,静静地等着。

那二人来的很快,在看到赵佗还好好地端坐在面前时,桀骏是彻头彻尾地难以相信,译吁宋却是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

“赵佗?你中了我西瓯的蛇毒居然还能到现在?!”

这样震惊的反应让赵佗很是满意,他不急不缓道:“都是我家陛下赐下的良药,不然赵某早就命丧黄泉了。不过两位今日来降服也是明治之举。

不然,惹怒了陛下,对你等并无好处。”

赵佗忘不掉方才在天幕上看到的始皇帝的表情,分明是动了杀意。

陛下方才好像是想给他送来什么东西,但转眼间又改变了注意。

赵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如果西瓯君今日没有亲自前来找他的话,他们兄弟二人,包括整个西瓯都会很惨的。

桀骏看上去明显不服气,但赵佗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他指了指面前的布帛,示意译吁宋赶紧上来画押。

译吁宋这次也不抗拒了,很快就走了上来,拿起一个碳笔在布帛上快速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写完后他将炭笔放下,但并未立即起身,只是维持着现在这个姿势对面前的赵佗轻声道:

“赵将军果然安然无恙。”

随后,他才起身后退。

“赵将军,现在我们兄弟二人,还有西瓯的三万甲士可以走了吗?”

赵佗没想到译吁宋居然早就知道他没有大事,只是奇怪他是如何发现的?

但眼下译吁宋也画了押,答应了偿还粮草一事情,他也不好再将人留下。

“你们当然可以走了,不过记得明年今日归还大秦三十万斤粮草。”

“明年?!”

“布帛上写的清清楚楚,西瓯君方才没有看到吗?”

译吁宋本就没有打算归还什么粮草,他也并不认识小篆,因此方才只顾的上画押,并没有去深究上面都写了什么。

等到了两军开战的时候,一张布帛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不过西瓯君也不必担心,我家陛下会教授你们如何种出高产的粮食。三十万斤而已,不足挂齿。”

译吁宋心思并不在这个上面,随意敷衍了两句,便带着桀骏向外走去。

他听到身后赵佗也跟上来了,他还以为赵佗只是起身送送他。

只是等他快要走出军营时,赵佗居然还跟在他身后。

“赵将军,您这是何意?莫非是后悔了?”

赵佗笑了笑,答道:“我赵佗岂是言而无信之人?只是方才说了要教授你们如何耕种,当然要保证西瓯君的三万甲士门都学会了,赵佗才能放人。不然陛下那边我也无法交代。”

“教授?三万人得教到什么时候?你要是不愿意放人大可以直说,何必惺惺作态!”

ddl赶不完了w,9.26请假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