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在星际游戏世界逃生第二百五十二章 混乱

周棠听到自己的名字,转过头望去,见高墙下乱石滩上站着两人。

是和“她”形影不离的同桌,还有负责到底的老班。

她再定睛一看,发现面上有一颗脑袋一上一下、沉沉浮浮。

是疼“她”入骨的周父。

周棠再回头看了一眼坚硬结实的幕布,心中瞬时升起一个念头,说服周父带着她去天幕通道。

在今早同桌无意中和她分享秘密,她就猜测天幕又发生大变化。

再结合程牧那边给她传递的消息,两厢一结合,她决定不等了,率先出击。

才有了她托同桌请假旷课,火速来到天幕异常的幕布这里。

只是她这边还没有进展,那头同桌就不住压力,露出来他守了好久的秘密。

不过“柳暗花明又一村”,她把目光放在了周父身上。

周棠双腰往幕布上一蹬,像一头鱼一样飞速地朝周父游窜过去。

班主任见“好学生”周棠听到呼喊就回转,不由开心地咧开了嘴。

王思军却是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却隐隐有些遗憾,是为周棠已经几近真相,但又轻而易举的放弃。

时刻关注周棠的周父见周棠回游,反而更加卖力地滑动双臂,不甚熟悉地甩着胳膊膀子迎接她。

只是当周棠将将要靠近周父时…

周父瞪大了双眼,目光直直略过周棠,一脸不可置信,嘴微动,“不…不!不!”

什么不?

周棠没来得及回头,只能从周父的眼睛中看到了一片火光,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巨力砸向她的后背。

巨力激起千层浪将她扑进里。

这时的周家父女俩如同无根的浮萍任由花激浪拍打。

就连站在乱石滩上惴惴不敢上前的班主任和王思军,也被一瞬间袭来的急浪拍打到高墙上,高墙被巨力裹挟着师生两人破开一个大口子,几米高的从破口处灌入,流充满巷道。

被地下空间幸存的人们认为牢不可破的天幕剧烈晃动起来,好几声巨响由远及近地传来。

穿行在地下空间中最热闹的中央大街上的人们惶恐不安!

“怎么回事?什么声音?”

“发生了什么?”苍白的脸上尽显无力。

“你们看!”

“往上看!”

“天幕破了?!我们…”声音里尽是颤抖。

一张张向上仰望的小脸,惊恐地发现头上的天幕龟裂开来……

地下空间就像是一个隐藏有秘宝的地方,无时无刻不散发着甜美诱人的气息吸引外界的生物。

那被意外炸开的通道源源不断地吸引着外界生物。

……

“滴滴滴~”

房间内仪器声音异常响动。

听到声响的秦观一下子惊醒站起身来,凳子摩擦地板,最后轰然倒下。

“怎么回事?又出现什么问题?”声音微沉,夹杂浓重不满。

秦观眉头微皱,大手在工作人员的椅背上,手背青筋凸起,显示出内心的紧张不安。

工作人员的双手快速滑动,嘴微动还未出声,就听背后传来细微声响。

秦观瞪大双眼转回头。

游戏舱门自动弹开,程牧低垂着脑袋坐在里面。

秦观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定格在欣喜若狂上,声音略高,“老大!”

“老大,你回来了?!”他欺身单膝跪在程牧跟前,眼睛瞪大如同一只忠诚的狼狗。

程牧却是一动不动、充耳不闻,现实与游戏中的记忆不断地冲撞,他一时分不清,他究竟在哪?又究竟是…谁?

秦观目不转睛地盯着程牧,在房间里的技术人员也起身来到程牧跟前敬礼。

“恭喜秦队顺利归来。”

程牧姿势不变…

秦观倒是保持原样,技术人员莫名心脏突突,敬礼姿态僵硬。

气氛微滞。

只是这时,被大家遗忘在一旁角落的游戏舱发出细微响动,舱门缓缓地打开,周棠手脚并用地从里头爬出来,一脸的惊魂未定。

转头就看见程牧呆坐在游戏舱内,她长长地舒了口气,“程牧,你没事吧!?我们怎么被踢出来了?游戏副本里异常的炸不会是你故意搞出来的吧?

他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你才会出此下策?我在幕布跟前直接被无情掀翻出去…”

她噼里啪啦一口气没喘,带出来一长串的疑问。

秦观和技术人员同时转头看向周棠,两双眼睛尽是惊奇探究疑惑。

程牧终于抬起头,沉声回答,“不是我。”

炸来时,他已经在死亡边缘徘徊,那种失去身体机能,只留有顷刻意识的瞬间。

在他等待死亡时,一生经历快速在他眼前飞掠过…

是他不想再回味的时候。

“嗯?”周棠微愣,脑子里迅速翻滚起来,快速拼凑出一个较为完整的真相。

她嘴巴微张,惊讶叹服,“不会是他们自己人搞出来这么一出吧?”

“他们想要一石二鸟,既炸死变异生物,又能炸毁那处通道,只是结果与他们所期盼的背道而行。”

周棠微摇头,“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周棠一连串的问题,外加解答,叫没经历过的人云里雾里…

技术人员没敢轻易嘴,秦观倒是没细问,只把注意力重新放到老大身上。

“老大,你…你们完成任务了?”秦观双眼亮晶晶,里头盛满对程牧的崇拜与信任。

只是他并没有得到程牧的回答,房间门被推开。

那人面无表情扫过房间,视线最后定格在程牧身上,“长官!将军有请!”

程牧眨巴眼睛,把眼里的情绪尽数收敛,抬起头只剩下古井无波,喜怒哀乐全无。

修长的手指往游戏舱舱壁两旁一,他利落站立在地面上。

眉眼扫过周棠,经过秦观时只道,“你们等我。”

程牧率先离开房间,那士兵亦步亦趋。

秦观的目光终于放在了周棠的身上,“小棠儿,你来和我说说你们在游戏里都经历了什么?”

周棠望向程牧离开的方向,“我们还是等程…老大回来再说吧。”

秦观眼里兴味顿减,连带着原本已经竖起耳朵的技术人员也莫名垂下肩膀来。

秦观秉公办事,“既然这样,周棠你先和我来…”

从游戏中出来的人,都需要通过军部内部源测试,以确保人还是原来的人,并未被替换…

周棠心一咯噔,略有猜想,但面上镇定不显,“哦?去哪里?”

“你从游戏出来,需要完成源测试。”

“源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