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生从宗门杂役开始的440章

侠剑峰上,故人畅饮。

酒是昔年灵界未陷、道宗繁盛之时埋下的酒,还是当年侠剑峰峰主乔如穆亲手封存的。

人是从灵界都是一起走出去的人,相识于微末,相聚于峰。

于是有太多的话可以说,太多的情可以抒,太多的旧可以怀念。

“老乌龟,你还记得当年在道宗时候吗?那时候你是真的苟啊,明明很强,却偏要低调,当年的长老峰主们都看走眼了,你才是我们中最强的……”

“依稀记得,当年你我纵横道宗,如今,故人皆成坟丘了……”

“枯缘子、太清子、天宸子……若是他们知晓,道宗有今天,也该地下瞑目了。”

众人感慨着,没有动用法力,任凭这些跨越数千年时空的灵酒,将自己的神经麻醉,打开了所有的心防。

“你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酣畅痛饮许久,向云天不禁好奇的发问,道:“长青仙尊那老小子,下手那么毒,说说,你是怎生苟下来的!”

李安也是一笑,道:“我曾经见过长生者一次。”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有些震惊,长生者,那是仅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啊。

可以说,这一世的一切苦难,都是来自于此人,长青仙尊和云罗仙尊找到了他的红颜棺木,后续才有了天下大乱,旧天庭崩塌,诡异遍地……

“其实天下大变,都只是他为了救他的红颜知己而已。”

李安倒是没有隐藏,将这一段故事说出,当众人得知长生者的故事,再得知天下丧乱群雄喋血,居然都只是长生者的执念所致,所有人脸上都是复杂无比。

至强者的一个执念,对天下苍生来说,可能就是无法承担的恐怖灾祸。

“长生者在消散之前,也曾动过一道善念,他自觉为了自己一己私念,可能会让这一世的所有生灵陨灭,所以,他将一道力量注入我生命之中,那股力量可以破长生之法,是斩断祭世之法的惟一可能……”

“他想让我,替他赎罪。”

李安将他早已经在心中编好的故事说出,故作叹息之色,道:“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或许也该感谢他,也该感谢云罗仙尊和长青仙尊,否则我真的回不来了。”

众人更是目瞪口呆,向云天怔了一下,才道:“老阴货,你的意思是,你,可以阻止云罗仙尊祭世?”

李安点点头,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眼中有些怅然,道:“按照长生者所说,的确如此,只不过,如今也没有用了,我体内的力量,只有用长生白雾才能激活,而当今天下,长生白雾更往何处去寻?”

“更何况,我现在也不想死。”

他微微笑了笑。

紫仙子、安黎等人眼中都是闪过一抹思索之色,但他们没有说什么,继续举杯相贺。

“对了,潇潇呢?她现在在何处?”

饮酒多时,李安终于发问。

厉念雪坐在她身边,轻声道:“我发出召集令的时候,上官太上直接回复我说,让您自己出去见她,她懒得过来。”

“她还说……”

她似乎有些犹豫。

“说什么?”

“她说你可是她的徒儿,这么多年如此不肖,去见师父,别忘了带些礼物赔罪,否则你门也进不去。”

李安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便是不由得嘴角一翘,发自内心的笑了!

当年他在道宗的时候,曾经向上官潇潇请教阵法,后来上官潇潇总爱以他的师父自居。

李安也没有较真,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上官潇潇是此生陪伴他最久的人,而且,他从上官潇潇处得到的指点真的很多。

这丫头……还是跟当年一样,傲娇呢!

“我明日就去见她。”

李安笑着道了一句。

看到他嘴角的笑容,厉念雪的脸上莫名闪过一抹黯然之色,纵然她内心早就明白李安与上官潇潇之间的感情,但此刻仍旧不由得心有涟漪。

提到上官潇潇的时候,李安的笑容……真的很不一样。

甚至,她有种感觉,就算面对在场众人,面对生死与共的兄弟向云天,李安的笑容都是带着些些保留的,唯独上官潇潇啊……

她轻轻端起一杯烈酒,自饮了一口,酒很好,但微微发苦。

……

“对了太上,你此番归来,对如今天下局势,可有什么见解看法?”

安黎又忍不住发问。

就连其他人也都是停了下来,默然等着聆听。

主要是,如今世上所有生灵都已经绝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幻灭之中,对于云罗仙尊,对于祭世大劫,已经成为天下人最关注的事情。

而李安,毫无疑问是最有发言权的。

李安微微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没有办法。”

“我曾尝试过,想要改变一些东西,可惜失败了,如今的我,修为都已经丧失,只剩下残躯……”

“长青仙尊死后,这世上的确已经没有人能够挡住云罗仙尊。”

闻言,众人终究是黯然。

李安短短几句话,或许便是众生的命运。

……

许久之后,酒宴方歇,向云天强硬的要求,今晚要和李安同塌而眠,但他终究是先醉倒了过去。

“太上,”

灯火阑珊时,厉念雪方才轻声开口,道:“还有一人,也曾是您的故人,你可愿见她?”

“世人传闻,你已杀了她。”李安淡淡道。

被轻易猜到是谁,厉念雪并不意外,她脸上闪过一抹自嘲之色,道:“终究是下不了手。”

李安心中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道:“她还活着……那就一见吧。”

厉念雪当即起身,带李安往妖祖逢而去,在此地,她设下了各种禁忌、牢笼,将一座木屋困住。

她没有进去,李安孤身到来,却见月光之下,木屋之前,却是一个老妇人,手都已经颤颤巍巍,拿着一根木枝,像是在绣着什么。

谭清雪。

这个女人,这一生和他的交集也很多。

当年在玄阳宗,她是符堂的天才弟子,却在宗门争斗中失了势,和李安一起前往庆阳坊市,也就是在哪里,两人结为夫妻。

中途,谭清雪真的放下了许多,只求和李安拥有一个家,哀求李安给她一个孩子,但等来的却只是李安的道心如铁,谭清雪黯然离去。

后来玄阳宗覆灭,李安给了她一封信让她提前避祸。

再后来,谭清雪居然有了一桩奇遇,更是在李安阴差阳错的帮助之下,成为了当时妖族的妖后,她暗中帮了李安很多,最终一起对抗上官胜仙。

两人的命运在进入道宗后开始分野,她为了追求大道,修炼了某种神秘功法,并且与厉云霄成婚。

她心中其实一直都对李安念念不忘,直到后来他们夫妻被李安暗算,她失去记忆,当时厉念雪找过李安,因为李安可能让她恢复记忆的钥匙,但相见之后,李安让谭清雪忘记一切。

解开了心结,她果然斩断前尘过往,从此之后,她变成了和李安一样的人,为了自己的修炼,不惜一切。

在圣境之时,她背叛了道宗。

再后来,她就被厉念雪囚禁,成为了囚犯。

……

数千年过去,曾经成为夫妻的另一半,曾经并肩战斗的佳人,如今已经苍苍老矣,她满头白发,脸上都全是皱纹了,手都已经颤巍巍。

李安回想起当初她在庆阳坊市时,一袭白裙、明眸善睐的模样,不禁由衷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岁月无情。

她的修为停滞在天仙境界,能够熬到今天,已经是千难万难,与当年得到李安的一些生命气息有关。

……

我爷爷去世了,就剩下这半张稿子,两天没合眼了,太忙了,先发出来吧,然后我这一两天空一章全部写完结局了。

本来就马上结局了。

抱歉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