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启红月,从军火商到帝国指挥第1章 废土红月

“嗡——警戒!一级警戒!请所有市民前往避难所,大批异形进攻城池……”

殷红圆月高悬夜空,警鸣炸醒城市,变异鼹鼠漫天飞舞,嘶鸣俯身将人类头咬碎,巨型蜈蚣拱出地面,城市铁墙坍陷。

人群绝望尖叫,鲜血浸透大地。

“报告!军事基地被异形母入侵,武器库失守!”

“报告!城区塔防、发电站全面崩溃,出现大批高污染异形……”

指挥台上,战报如潮涨涌,混杂震耳。

听者背光而立,因腰伤着手杖,军用光脑冷色调的光晕在她削瘦的下颌,眉心逐渐蹙起。

新战报传达,副官一个踉跄失声道:“上将!城中避难所全部被异形毁……”

“别慌,”白术偏头微沉语调,逆光让她苍蓝的眼眸匿在阴影下,冰冷沉寂,“安静。”

“……是。”

雷达发出警告,光脑监测到地面裂痕,与指挥台咫尺相隔。

白术按正右耳助听器,瞳孔略微压紧,静待裂痕逼近,甚至越过安全线:

“指挥台正前255米,使用离子炮。”

命令下达,离子弹炸亮黑暗!

长达百米的异形蚯蚓被炸出土壤,身体“呲”地喷出脓液,四面异形被波及腐蚀,惨叫此起彼伏!

热浪翻涌推压,防玻璃瞬间被掀飞,碎片擦着白术眼角溅过——

为提高击杀率放异形逼近,她差点把指挥台炸了!

“上,上将,”副官被白术的险举吓出冷汗,哑声继续,“弹药最多坚持三分钟,飞行器全部坠毁,导弹已清空,我们无路可退了。”

防线全面崩溃,凄哀月光泼洒尸横遍野的战场。

白术阖拢眼帘:“我知道。”

六十年前红月悬空出现,生物污染异变,大量地域成为废土,人类领地不断缩小,城市苟延残喘。

最终走到了这一天。

“人类已经尽力,不必愧疚。如果我早生三十年,或许能在污染巅峰期前改变结局。”

白术微顿,连温和的语调都沾了冷。

“当然,如果没有内城那帮饭桶,人类还能坚持的久一点。”

副官头皮一麻,没敢接话。

红月前四十年,内城蛀虫啃食生存地基,迫害军官,白术也被卷入其中,挚友死无全尸。

红月四十五年,白术发动军变血洗高层,成为全军唯一的指挥官。

若非如此,人类早已灭亡。

“上将,那我们……”

“使用最后一枚宇宙激光武器【白虹】,对准城市中心。”白术疲惫而释怀地笑了下,“人类要对宇宙说晚安了。”

“……”副官红了眼眶,声音哽咽而坚定,“是!”

绝望如风过境,末路的丧钟沉闷,连夜空都压抑到窒息,四下只余哭泣。

白术摘下助听器,一瞬间所有嘈杂模糊降低,连肩膀都忍不住松懈下来,没有恐惧和悲戚,倒像是重伤濒死的身体终于舒缓了痛苦,释怀而轻快。

至少以后,白术想,不用殚竭虑,不会被人举牌子游行骂疯子了……

衣角被轻轻拉了下。

她低头,见抱着玩具熊的女孩伸出手:“抱。”

祈,上个月被她救下后带在身边,格内向,三天说两字。

没有把弱听吵成全聋的风险……

白术放下心,单臂将女孩捞起,对方亲昵地搂住她的脖颈。

“你不喜欢做指挥官。”祈小声说。

白术瞳仁微动,低笑:“对,我是搞军械的。”

她原本会成为帝国最优秀的军械专家。

“流星,”女孩指向天际,“想许愿吗?”

天际炸开耀眼光芒,【白虹】似流星从天而降。

“……想啊。”

白术哂笑,逆光让她清秀的五官朦胧了阴影,仿佛借此遮掩了许多无法倾诉的往事,只眼底微微闪着一点光,如碎冰在深海静默碰撞。

“想改变过去算不算?”

四下安静,白虹的炙热迎面而来——

怀里的小姑娘突然凑到耳畔,诉说秘密般的气音:

“算,神说:慈悲降世。”

白术刹那看去,同一时天花板纸片般被掀飞烧卷,烈火喷涌,万物崩塌。

轰!

白虹贯日,大地震颤,意识的最后一秒,白术看到烈火中的孩子抱着玩偶,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祂在人类消亡的大地上,弯笑起来。

……

“妈的,刘胖子你到底行不行?”

“你才不行!靠,别攻击那异形的子,我都说了人有可能还活着!”

好吵,好热。

赤红薄膜占据视野,只一点微光从部投下。

“海鸥皮那么厚,我再不狠点那孩子就憋死了!”

喧闹和震近在咫尺,但又如溺时耳畔的余韵,朦胧远去。

……死前走马灯吗?白术闭上眼,想要放松身体。

“通了通了!开崩开这死鸟的胃袋!”

“嘭!”震动突如其来,翻天覆地间物淹了一脸,白术瞬间被恶臭呛醒大半,快要丧失生机的身体猛地一!

,不对!

白术勉强开眼睛,从污中抓起未消化的骨头,双手并握刺向血膜!

“刺啦——!”

“咳咳咳!”天光伴随氧气涌入,白术猛地直起腰,剧烈咳呛!

救援小队数脸懵逼戛然止步,刚要救人的刘胖子傻眼,看着刺开海鸥胃袋的孩子,说出全员心声——

“我,牛逼!自己剖腹产了!”

惊叹唤醒其余人神智。

“把异形海鸥彻底杀死,救人!”

“控制住她,血检查。”

“妈的,十二三岁的孩子居然活吞下去,这海鸥以为吃薯条呢!”

还没来得及缓口气,白术就被人控制在地,女医生向前出三大管血。

“不是,等等……嘶。”白术疼得眉心一跳。

针管出,下一秒衣袖就被凑来的小胖墩握住,热情摇晃,嘴上极力安抚:

“恭喜你啊小朋友,居然从海鸥胃袋里活了下来!啊,你身上只是些没有消化净的老鼠和胃酸,可能还有些粪便半成品,没关系,活着最重要!

“血是为了检查你有没有被污染,轻微污染我们能用药控制,如果没问题就带你回城。

“对了,为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我以后叫你‘小薯条’怎么样?”

什么?

白术勉强压下震撼,偏头看了眼自己缩小版的手,又抬了抬毫无损伤的右腰,终于在几人警惕又好奇的注视下颤声询问:

“今年是……红月几年?”

“啥?”刘胖子愣两秒后恍然,“哦……我知道了,放心吧,你只是在里面待了一会儿,今年还是红月二十年!”

红月二十年……

白术猛地攥拳要起身,被他人呵斥按下,她眼前发黑,心跳剧烈加速——

红月二十年,距离污染巅峰期还有十年!

她回到了人类走向灭亡前!